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人之悠远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1|回复: 0

[分享] 悟空读诗之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0-24 07:0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弄一把枪好好藏着

文/ 乌鸟鸟

我已经想好了,趁还活着
打算弄一把枪,好好藏着
我不给它上子弹
也不把它拿出来到处炫耀
更不拿出来,打那些鸟和人
只是藏着,等我死了,再把它拿出来
像个非洲猎人那样,斜挎在左肩上
骑一匹远古时代的恐龙
到处去搜打那些活着时被我憎恨过的
鸟人们的鬼魂

写给玛蒂娜,在她第三个生日之际

文/丽莎.布拉克威尔

一大早她就开始胡闹,跟马儿赛跑
一起散步时
偷偷溜走
撵得牛犊四处逃散
当我斥责她
她就用腹部爬行
表示懊悔,乞求,怜悯
但片刻之后
故伎重演
真是个浑蛋
到了中午
所有的狗都回家了
她也回来吃饭
饭后还小睡了一会儿
醒来后
它过来找我
我们面面相觑
我捧起她的耳朵
吻她的鼻梁
她两眼放光
头靠在我膝盖上,深深地叹了口气

吃过晚饭我和女友玩的捉迷藏游戏

文/李红旗

我让老郭先呆在厕所
然后在剩余的四间房子里
寻找藏身的地方
三分钟以后
我把自己给藏好了
五分钟以后
老郭把我给找出来了
我们都觉得很高兴
老郭又让我躲进了厕所
然后自己在剩余的四间房子里
寻找藏身的地方
三分钟以后
老郭把自己藏好了
五分钟以后
我把老郭给找出来了
我们仍然觉得很高兴
老郭说,再来一遍
说完就进了厕所
老郭隔着厕所的门
又嘱咐了一句
“藏得高明一点”
我来到房门口,悄悄
把房门打开
来到了街上
啊,天色已经不早了
我把手插到口袋里
一直往前走
再也没有回

雨中的家

文/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

雨,雨又落在橄榄树上。
我不知道这个下午为何又下雨了
既然我的母亲已经离去
不再走到露台上看雨
不再从缝纫中抬起眼睛
问我:听到了吗?
我听到了,母亲,又在下雨
雨滴打在你的脸上。

坦克

文/黄沙子

坦克开进黄石的时候,我正在漱口
打算在坦克的上盖留下一个干净、芳香的牙印
坦克向后退几步
将履带拉到树下拴起来然后离开我到另一棵
树下睡觉
坦克卧病多日
并为他的妻子担忧
我称他的妻子为黄石的孀妇,在坦克死后
在黄石
她只有一个雏鸟一样的小孩
啊,愿除我之外的所有人
都能保佑我们的父亲

失眠旅馆

作者:查尔斯西米克

我喜欢我的小房间,
窗户对着一面墙。
隔壁有架钢琴,
每月总有几个晚上
一个瘸腿老头过来弹奏
“我的蓝色天堂”。

多半时候,它是静悄悄的。
蜘蛛裹着厚厚的外套
潜伏于每个房间,
用一张烟雾和梦幻交织的网,
捕捉飞虫。
光线太暗了,
剃须时我看不清镜中的脸。

凌晨五点,楼上有赤脚走动的声音。
这是那个吉普赛人,
他算命的铺面在街拐角,
恩爱之后去洗手间小便。
恍惚听到小孩子的哭声,
听起来那么近,有一瞬间,
我觉得,那是我自己在哭泣。



文/李志勇

很多夜里,楼下面都站着一些牦牛
你半夜睁开眼时它们就在楼下
还有很多站在街上,站在邮政大楼周围
你打开窗挥动手臂想让牦牛们离开
而它们却无动于衷
你独自流着泪
然后你已经习惯了,静静地躺在床上
牦牛,可能都是石雕的
牦牛可能都没有双眼,而在夜里漫游着
很多夜里这楼就像是一顶水泥帐篷
在风里好象晃动着
只那些牦牛的眼睛在外面闪烁着
天亮后,外面什么也没有
太阳照着空空的街道
雪山在远处闪耀
人们的钥匙,被牦牛驮到了很远的地方

嫌疑犯

文/扬尼斯里索斯

他锁上门
他在他身后怀疑地看着
把钥匙塞在他的兜里
就是这时他被捕了
他们拷打了他数月
直至一天夜里他坦白了
(这被当作证据)钥匙和房屋
是他自己的。但没有一个人理解
他为何会想把钥匙藏起来
所以,尽管他被判无罪
他们仍然把他看作一个嫌疑犯

拥有一匹马

文/衣米一

我想有匹马。白色的,它有黑色的鬃毛。

我不在乎它是赛马,还是种马,还是病马。
也不在乎它是在现实里,在电影里,还是在梦里。

我想有匹马,是因为
我从来就不曾有过一匹马
我的父辈,祖辈也没有人拥有一匹马。

我想改变一下这样的生活,我想看到我的马
在月夜里闪烁着水银一样的光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人之悠远 ( 苏ICP备07036770号 )  

GMT+8, 2017-12-14 23:17 , Processed in 0.147274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